您的位置:首頁/  百達翡麗 /  危機重重的巴塞爾鐘表展還有未來嗎?

【報道】危機重重的巴塞爾鐘表展還有未來嗎?

發表時間:2019-12-27 19:23:41 | 來源:愛表族官方
危機重重的巴塞爾鐘表展還有未來嗎?

巴塞爾鐘表展Baselworld,有時也稱為巴塞爾博覽會,這是世界制表業中最重要,最古老的貿易展覽。也是現在最大的鐘表珠寶貿易展覽會。在過去的102年中,Baselworld每年在瑞士巴塞爾舉行一次。以前許多世界頂級鐘表和珠寶品牌都在巴塞爾鐘表展上發布了他們的新系列。就像底特律車展或巴黎時裝周一樣。專業媒體發布新產品信息,世界各地手表珠寶經銷商訂購新的一年售賣的表款。。。。。   
 
Baselworld簡史


危機重重的巴塞爾鐘表展還有未來嗎?

1917年首屆巴塞爾鐘表展舉辦,那時叫瑞士商品交易會(Schweizer Mustermesse),當時參展手表品牌甚少,天梭(Tissot),浪琴(Longines)和雅典(Ulysse Nardin)是第一批參展商。;1925年,世界首個自動手表在此發布;
1931年,展會改名為Schweizer Uhrenmesse(“瑞士鐘表展”)。
1932年PP首次參展;
1934年Heuer(后來的泰格豪雅)首次參展;
1939年勞力士首次參展;
1954年,勞力士在此發布了現代潛水表--潛航者型Submariner,寶珀五十噚雖然早一年推出,但JB那時候是個小品牌,參不起展,所以最終Submariner大行其道;
1967年,納沙泰爾中央電子鐘表(CEH)在展會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只石英手表;
1969年,多家品牌(豪雅,百年靈,布倫,DD,真力時)在展會推出了自動計時碼表!同年精工發布了革命性的Astron石英表---但展會那時候并不對外國開放!
1972年,展會面向來自法國,德國,英國和意大利的品牌開放。這一年愛彼推出了著名的皇家橡樹;
1973年,展會更名為歐盟珠寶博覽會(EUSM)。這導致了以前由手表主導的貿易展覽會,現在越來越多的珠寶制造商成為參展商。
1983年,展會更名為BASEL83,寶璣首次參展,也是斯沃琪手表首次問世;同年,食品,葡萄酒和機械類別退出了展覽空間,展會成為名副其實的鐘表珠寶展。
1986年,展會終于對全世界品牌開放參展,這一舉動使BASEL真正成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手表和珠寶展,至今一直保持著這種地位。
1987年,新成立僅1年的AHCI(獨立制表人協會)首次參展,免費!
1989年,百達翡麗展出calibre 89懷表,慶祝品牌誕生150周年
1998年,精工在展會上推出了Spring Drive---石英技術和傳統機械的“混合動力”機芯;
1999年, 卡地亞,伯爵,名士不滿于展會現狀,退出并在日內瓦單獨舉辦展會---演變至今就是歷峰集團為主的日內瓦鐘表展(SIHH);同年歐米茄在展會上推出了同軸擒縱裝置。
2002年,雅典表推出了應用硅材質的Freak,與此同時,并入歷峰集團的朗格,萬國,積家也離開了巴塞爾展會。
2003年,展會再次改名為今天的巴塞爾國際鐘表展(Baselworld)。
2005年,百達翡麗展出Ref.5250,成為第二家應用硅游絲的制造商。
 
但是最近幾年來,巴塞爾國際鐘表珠寶展(Baselworld)的表現并不理想,形勢看起來很嚴峻。
 
2017年,Timex品牌決定退出博覽會,開云集團的雅典和芝柏,愛馬仕退出轉而參加日內瓦的SIHH;
2018年,手表行業中Movado集團品牌都退出展會,只有650家公司參展,比2015年的1,400家下降了一半。過去,多達120,000位來賓和3,600名記者參加了展覽。離開的參展商中有95%來自珠寶行業。
2019年,斯沃琪集團整體退出Baselworld! 這意味著告別歐米茄,浪琴,哈里溫斯頓,寶璣,雅克德羅,格拉蘇蒂,天梭,美度,漢米爾頓,雪鐵納等品牌。巴塞爾國際鐘表珠寶展的參觀者為81,200名(比2018年下降22%); 參展品牌520個(比2018年下降20%); 3300名媒體代表參加了展會(比2018年下降了12%)。
 
2019年10月Corum和Maurice Lacroix也宣布退出,百年靈也正式宣布不參加2020年巴塞爾展會;11月精工宣布退出—轉而在3月份的東京舉辦自家展覽;12月卡西歐也宣布退出。
 
 
從表面上看,最大的問題是巴塞爾鐘表展已經失去了1500多家參展商,約占10年前總參展商的75%,珠寶參展商流失殆盡,重要手表集團也斷約,是什么原因導致巴塞爾鐘表展每況愈下?


危機重重的巴塞爾鐘表展還有未來嗎?
 
行業處于轉折點
鐘表業正處于悠久歷史的轉折點,這已不是什么秘密。電子和智能手表正在攻擊傳統手表業務的低端和中端市場,蘋果表為首的智能表自2015年以來,不斷攻城略地,銷售額年年兩位數增長;而對應的瑞士奢侈品腕表行業2014年至2016年尤其慘淡。
 
從瑞士鐘表協會的報告可以看出,這幾年中低端瑞士表的出口是逐年下降的,而且根本看不到改善的跡象,這樣就造成中低端品牌以及一些低價時尚手表品牌生意愈發艱難,他們的參展動力就會越來越弱。


危機重重的巴塞爾鐘表展還有未來嗎?
 
參展費效比越來越低
2013年巴塞爾鐘表展花費兩年時間,4.3億瑞郎價格重新裝修一新,立馬提價20%,其后參展攤位費逐年上漲,MCH并未體諒2015-2017年行業整體寒冬,直到斯沃琪集團整體退出后,才宣布2020年展會費下降,但據展會方CEO宣稱,攤位的平均價格在10到3000萬瑞士法郎之間。這還只是品牌參展整體成本的45%至55%。品牌一般還要承擔邀請媒體 經銷商代表的往返機票酒店費用,以及其他雜費,比如斯沃琪集團,據尼古拉斯·海耶克(Nicholas Hayek)抱怨,集團每年要花費5000萬美元在巴塞爾表展上!
 
而2020年斯沃琪高端品牌(歐米茄以上品牌)舉辦的Time To Move蘇黎世鐘表展,在自家產業內展示,毫無攤位費成本,而參展媒體又是自購機票前往;浪琴以下品牌均在國內各自舉行新品發布會,整體成本節省的不是一分二厘啊。
 
LVMH集團旗下品牌泰格豪雅,寶格麗,真力時,宇舶將在2020年在迪拜單獨舉辦集團的首次表展,這也暗示了又一大集團的離心傾向,雖然LVMH集團已確認當前框架內參加2020年巴塞爾國際鐘表珠寶展。但LVMH制表部首席執行官斯特凡·比安奇(Stéphane Bianchi)說。“我們將在參加完2020巴塞爾表展后,評估Baselworld的改進再決定是否接著參與以后的Baselworld….”
 
不單單是品牌方,媒體參展也愈發縮減成本,2013年之前鼎盛時期,單個媒體都能呼啦啦派出一堆人參展,現在,平媒萎縮,國內經濟都在叫苦,能一個人抗下的活,絕不會去兩個人;經銷商也是同樣,原來老板攜家帶口出游一般,近兩年小老板能不去就不去,省的拍板訂太多表積壓庫存。。。。。。



危機重重的巴塞爾鐘表展還有未來嗎?
 
參展腕表新品缺乏新意
自80年代機械表復興以來,巴塞爾鐘表展就是手表行業的風向標,它代表著世界下一年甚至是接下來幾年的手表消費市場趨勢?墒2015年以來,隨著全球經濟放緩甚至有衰退的風險,整個行業越來越趨向保守,技術創新越來越少,重量級大表也越來越少,設計創新不過是換個顏色換個材質之類的微創新;媒體同行逛一天下來,會說:
“從早到晚看了一天,就沒讓人心動的新表。。。”
“大品牌的東西都開始有點無聊,小品牌們今年節衣縮食都還不夠呢。。。”
 
另一方面,隨著中國 美國已經成為越來越多的品牌的頭兩位收入市場,大品牌把新品發布會移到主要市場國家,提前單獨開辦已經成了趨勢。新品提前都看得七七八八,再萬里迢迢飛去巴塞爾看就顯得性價比不高,這也是這兩年不少媒體壓縮費用的主因吧。


危機重重的巴塞爾鐘表展還有未來嗎?
 
 
展會方保守傲慢
照我看來,2015年巴塞爾鐘表展舉辦方就該改革了,展會方是依存于整個行業的,更要預知冷暖:但凡是個瑞士鐘表行業CEO,都應該知道2015年1月15日瑞郎黑天鵝事件對瑞士表出口的沖擊力有多大!但主辦方MCH直到2018年中才意識到問題,更換領導層,開始有所變革,但斯沃琪集團去意已決,展會的離心力越來越大。
 
展會期間,黑心價的巴塞爾酒店一直是參展諸方積怨頗多的地方,直到2019年隨便都能訂到當地酒店,也未見MCH于此有過多少努力。
 
瑞士人一向是比較傲慢的,試舉一例:
2020年開始,世界上兩個最大的鐘表事件沙龍國際高級鐘表沙龍(SIHH)和巴塞爾鐘表展將同步其日歷。SIHH將于4月26日至29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而Baselworld將于4月30日至5月5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日歷將保持不變,直到2024年。
 
展會都放到51節了,首先這季節都快年中了,這對一年發布新品來說太晚了;其次,這個展會期正好涵蓋了幾大市場的公共假期:中國不用說了,51大假是跟國慶一個分量的,一般都想跟親朋出游,放這個日期,我想不管是品牌中國方人員,媒體記者,還是經銷商罵娘的不會少;伊斯蘭世界呢,4月23日至5月23日是齋月,虔誠點的教徒整個白天禁食禁水禁言---你讓他跑遍展會訂貨,恐怕要兩眼冒星星了;至于日本,這幾天都是法定假日,4月29號昭和天皇生日,5月3號憲法紀念日,5月4號綠之節,5月5號兒童節。。。。,精工官方退出的理由就提到了展會日期不合理這一點。。。。
 
至于為啥會放到這個日期,那是因為以前SIHH需要兩個月時間在日內瓦Palexpo展館搭建,Baselworld需要三個月時間搭建,而3月3-15號,日內瓦Palexpo展館要舉辦日內瓦車展!SIHH Baselworld相互協調,1月份巴塞爾去遷就SIHH的話,MCH面子過不去;2月份的話,Palexpo里忙著搭建車展,3月份日內瓦車展,看來看去只有4月底了,51左右恐怕已經是瑞士人加班加點趕工的極限了。
 
不過我個人覺得,瑞士人要是沒那么小家子斗氣的話,2月份兩大表展都在巴塞爾辦多好,空的展館都是現成的!當然也只是我隨口說說,具體未來時間改變也要等到2024年以后了。
 
 
巴塞爾國際鐘表珠寶展(Baselworld)已有100多年的歷史了,但現在真的是危機重重,它已開始失去作為最重要的鐘表珠寶展的地位。說句不客氣的話,假如勞力士宣布退出2021年Baselworld的話,還會有多少人愿意去看呢?


關鍵詞:巴塞爾鐘表展 SIHH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復制、盜鏈或鏡像
3赚钱宝350 dcdn修改